精彩案例
首頁 -> 精彩案例
  • 易水藏鋒:關于缸瓦窯文化藝術村的美好期待
  • “易水藏鋒”是國、油、版、雕四個藝術門類的聯合展。據榜樣·中國—東盟藝術館藝術運營主管韓笑介紹,早在三年前,青年藝術家利國杰和其他三位藝術家就有關于國油版雕聯合藝術展的構想了,只是因為各種原因沒能成型。


    當策劃“藝術時間”這個展覽時,韓笑重新找到了利國杰。和當時構想中的聯合展不同的是,這不僅僅是每位藝術家作品的單獨展現,更做了延伸——嘗試將四個藝術門類形成在一個裝置上,那是另外一種藝術形態的展現。 

     

     

    機緣巧合之下,遇到了一直想做實驗性創作內容的策展人、藝術家黎秋恩,幾個人一拍即合,組建成一個年輕的藝術家小組,進行有針對性的實驗創作,最終確立了“易水藏鋒”這個創作主題。


    “易水藏鋒”主題的確立,是利國杰、吳啟益、黎秋恩、王磊對缸瓦窯文化藝術村在推動廣西當代藝術發展方面的期待,他們以當代化的藝術語言在各自的“手藝”中展現,給予觀者關于四個門類的藝術形態新的視覺感受,并將推動廣西當代藝術發展的先鋒作為努力目標,展現出廣西年輕藝術家的當代藝術創作精神。

     

     

    《念山》水墨大屏風 | 吳啟益

     

     

    “易水藏鋒”這個創作主題是如何形成并確定的?


    吳啟益: 創作主題是策展人秋恩設定的。“易水”既有狹義上的地名指向,又有廣義上美好愿望的解讀,有水則靈,臨水而居,擇水而憩,是人類亙古不變的夢想。“易水藏鋒”是策展人賦予缸瓦窯文化藝術村的美好寄語,也是寄予榜樣未來藝術街區建設發展的美好祝福和期待。


    利國杰: 這是秋恩對我們這次聯合展覽的構想,也是他對缸瓦窯文化藝術村項目的活動闡述。秋恩在北京呆了很多年,見地很廣,對展覽的意識敏感,在缸瓦窯這樣的藝術地貌之下,這樣的提法非常有意義,值得敲琢。


    王磊: 這是黎秋恩師兄根據廣西地區活躍藝術家的狀態定的。廣西地區的藝術家很多,但是很低調,缺乏一些優秀的策展人來組織展覽把大家聚在一起。這次展覽的促成也是黎秋恩師兄努力的結果,他一直做著組織策劃的工作,非常感謝他的付出,把我們大家聚在一起。


    黎秋恩: 記得接到參展邀請的時候是在去年底參觀缸瓦窯文化藝術村時和韓笑談定的。缸瓦窯好地方呀,臨江望著青山,當時腦子里就蹦出“易水藏風”這個形容一塊風水寶地的詞來。畢業后北漂9年,當然了,期間也一直關注廣西這邊的藝術發展,也參與了在首府南寧的一些藝術活動。個人覺得當代藝術在廣西的發展稍微慢了一點,但總還是有人在做著,而且越做越好,在我認識的概念里他們就是廣西當代藝術發展的先鋒。所以“易水藏鋒”是對缸瓦窯文化藝術村對廣西當代藝術發展的愿景和向一直為廣西當代藝術發展而努力的藝術工作者們的致敬。

     

     

    《得意忘形》版畫大屏風 | 利國杰

     

     

    您的創作來源和思路是怎樣的?


    利國杰: 我的作品主要以木刻版畫為主。傳統木刻是比較機械的,而我恰恰是要在這樣的現狀下去突破它。所以我的作品或許是我的思緒的圖式呈現,能帶來自我的活動情緒,不僅僅是表達,也可能是一種宣揚式的怒放。


    吳啟益: 一開始我繞不開“缸瓦窯文化藝術村”這個項目的核心內容,總想在呈現過程中把作品內容和缸瓦窯沾上邊,類似命題創作,所以一直找不到感覺。其實,對于缸瓦窯我是很有感情的,當年我的工作室就在它的對岸瓦窯村,如今早已不復存在,兩個區域的區別就多了一個“缸”字,所以也常有來訪的朋友搞錯方向。我覺得缸瓦窯村落對于過去永遠是一種記憶,對于未來是一種憧憬的寄予。所以,“記憶”是我最后確定的表現切入點。


    王磊: 我比較熱衷于對繪畫材料技法和形式的探索,借鑒了雕塑的一些特點,不僅可以從一個角度進行觀看,還可以采用游走的觀察方式。或者說故意制造一種反常規的架上繪畫形式,給繪畫形象依附的載體也賦予一個觀念的傳達。這次的作品也是一個新的嘗試,采用繪畫裝置的形式呈現,創作的來源主要是我自己對于平時感興趣的東西的碎片化記憶,通過以不同的媒介和材質進行重新組合創作,讓不同的圖像信息在同一個作品中拼合形成一個新的語境。


    黎秋恩: 現在極力想通過藝術創作制造能量,就像某一首音樂可以讓低迷的心情愉悅起來,哪怕只是暫時的,但肯定是“無公害”的。剩下的工作就是在語言上對審美情趣的分類和總結,形式和內容上如何協調統一就看目前自己能有多少“功力”了,前提是要在當下。

     

     

    《Come Back》雕塑 | 黎秋恩

     

     

    請簡單介紹一下作品及其展現出的創作思想。

     


    黎秋恩: 我很贊同此次展覽以時間與藝術的概念作為主線闡述。時間是一條長河,而我們廣西當代藝術先鋒們所取得的成就或經典作品,也許就是這條長河中泛起的一朵朵浪花。


    利國杰: 這次展覽我主要展出三件作品,其中一件是木刻版畫大屏風《得意忘形》,一件是小型的作品——木刻原版《百鳥朝鳳》,另有一件是和其他三位藝術家一起合作的作品。我主要以涂鴉、套色、敘述等概念而創作。


    吳啟益: 作品《念山》有兩種解讀。第一,我老家門前就有一座山名叫念山(方言土話),山腳下有一口井,水質清澈甘甜,過去可供全村飲水。后來村里安裝自來水后就被遺棄了。至今山上還是保留著原始植被,每次回家,我都因為此山的原貌沒被速生桉破壞而感到慶幸。第二,山是一種文化,在中華遠古的神話故事或地理學著作中充滿了對山川河海的描繪和記載,可以說古代中國人對于山有著近乎宗教一般的崇拜與敬畏。古人說,山如故人,一方水土一方人,念山是一種情感,也是一種鄉愁。《念山》這個作品的表現形式我運用了綜合材料,嘗試改變一種習慣的繪畫思維。不用毛筆和墨水,用草木灰的黑白灰關系表現水墨的語言,我覺得挺好玩,有很多延展性。灰的本身就很有意義,既代表死亡,也代表過去。用“過去”呈現“現在”。


    王磊: 這次作品是根據場地一角的位置創作設計的,用碎片化、拼貼感的畫面,對人、工業制品等這些形象進行幾何或者平面化的處理,使之偏離現實中的物象,傳達一種人與生存環境二者關系的焦慮或者暗示。這種碎片化、拼貼感的畫面同時將不同形象并置在同一個畫面里,讓它們之間碰撞重新發生,繪畫裝置上形成一種具有抽象性的具象繪畫,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在具象繪畫中強調抽象元素的運用,當然這件作品在抽象元素的尺度比例上占得更多一些。我個人認為這種畫面中有具象的支撐,同時又與現實物象有所偏離的畫面形式可以引發更多觀者的想象和思考。

     

     

    《永遠是個秘密》油畫裝置  |  王磊

     

     

    在合作作品中,四個藝術門類如何進行有效結合?


    王磊: 與其說有效結合,不如說本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種關系。國油版雕是四個大的藝術門類,現在這種學科門類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不同門類之間相互影響融合,觀者可以看到的我們個人的表現形式都是吸收了其他藝術形式的很多營養形成自己的風格,此次展覽在融合上不是難題,而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狀態。


    利國杰: 合作本身就是一個概念體,國、油、版、雕只是呈現的方式,利用不同的語言,不同的表達,不同的觀念,不同的行為等,在相同的地域、載體和方向做同樣的作品,是思維的共同承載的一種方式,就著這次展覽的認知,而形成統一的一個藝術概念體。


    吳啟益: 前期我們四個人有多次碰面,一起探討關于展覽的內容和形式問題,甚至實施的可行性。就我而言,作品最后跟當初的想法有一定出入,原來山體雕塑部分是想做水墨裝置,由于場地問題不得不做相應調整。因為一開始就已確立展覽形式要有別于以往的傳統做法,盡可能體現作品的當代感,所以主要還是以策展人秋恩的具體安排來實施。而在最后形成的作品中,一座山四種藝術語言,既有荒誕不經,又有一種藝術游戲的和諧。


    黎秋恩: 這是一個好玩的實驗過程,參與創作的藝術家對創作的理解有可能都不一樣,關鍵是這個實驗完成了,它就擺在那里,也不能在哪個學術理論體系里討論它的統一和整體,就連我比較認可《藝術的故事》的作者貢布里希在書中對藝術的主張——“合適”,在這個由幾個不同“手藝”的藝術家的聯合創作過程里也是運用不上的“定律”,這也許就是實驗藝術創作吸引我的地方。


     

d2.app d2.live-成人d2天堂app-d2天堂破解版在线观看